深扒华强北美妆走私产业链:以跨境电商之名造假通关

时代周报记者 刘婷 涂梦莹

华强北由“中国电子第一街”向“美妆圣地”的转型之路,因一场缉私行动横遭打断。

2020年12月底,海关缉私部门和深圳当地警方联合对涉嫌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走私的团伙开展集中打击行动,对华强北曼哈美妆交易中心等多个商场内的涉嫌走私店铺进行查缉。经查,犯罪团伙涉嫌走私货物价值超6亿元。

一场大整肃,在所难免。

202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公安等部门联手对华强北化妆品档口走私和售假等行为展开大检查,明通化妆品市场、曼哈美妆交易中心等多个大型化妆品市场即日起便处于歇业整顿状态。

整顿后,时代周报多次走访华强北明通美妆市场、曼哈美妆交易中心、远望商场等地,这些商场都已悬挂起“反走私、打假冒、树诚信、促发展”的条幅。余震还在延宕,美妆商贩连夜撤货,将仓库转至深圳龙岗、龙华等地,以规避整治。多家商家计划转让店铺。华强北行至关键时刻。

华强北随处可见打击走私的横幅 时代周报记者摄

“走私困扰华强北多年,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治。”1月7日,在华强北经商多年的黄立恒(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不法商家的走私手段多样,历经多次“迭代进化”。

早期,部分不法商家通过偷渡、渔船私运或货车、的士带货,而后发展“水客”背货,以逃避海关监管;近期,作案手法升级,通过跨境电商走私成为主要形式之一。

部分商家还通过境外代购、同行串货(商家交换不同品类的货物,以丰富货品类型)等方式,突破监管限制。这些通过走私及非正常渠道而来货品,在华强北统称为“水货”,并通过多种渠道大批量对外出货,将货品散往各地。

就上述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近日联系深圳华强北街道办、深圳福田海关和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等单位,截至发稿,均未获正面回应。

走私链条分工明确

“华强北有贸易基因,是市场选择了华强北。”在黄立恒看来,华强北电商及配套产业链成熟,信息、物流和人才优势突出,成为美妆产品集散地再适合不过。

据海关总署要求,商品进口时应当向海关传输交易、支付、物流等“三单”信息,经比对“三单”一致,海关才会放行。为符合“三单一致”要求,不法分子通过非法途径收购他人身份信息,制造虚假的“三单”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从多名接近华强北的人士处了解到,跨境电商走私参与主体涵括第三方运营平台(具备从事跨境电商资质的平台,如外贸公司等)、物流公司、支付公司、软件开发公司等,它们之间分工明确:

部分电商平台开放端口,允许客户导入在其他平台的销售数据,用于生成交易订单。甚至有电商平台提供所谓“特种物流服务”,协助客户将跨境电商货物集中运出保税区。

软件开发公司通过导入非法获取的居民身份信息,制造虚假购买信息;支付公司据虚假订单虚造支付信息;物流公司提供“空单投递”,生成虚假物流单。

这与海关查明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辙。2020年12月28日,深圳海关缉私局蛇口分局侦查科副科长于啸鹏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走私货主在境外将货物组织好,之后交给通关团伙,然后通关团伙利用非法渠道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用虚假的支付单和虚假的物流单欺骗海关,将货物通过跨境电商的方式运进国内。

1月7日,明通化妆品市场供应商苏晓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明通化妆品市场的货源不一,雅诗兰黛、香奈儿、YSL等来自欧美;八仙鼻通、青草膏、Ray等产品发自泰国;AHC、WHOO、悦诗风吟、珂润等产品货源是日韩。此外,明通亦有部分产品来自俄罗斯和越南等国,虽价格更低,但物流成本高企。

“我得知有团队在韩国布局了400多人在采购,通过外挂软件录入个人信息,生成个人订单。他们在韩国免税店大规模拿货,还可获得低价折扣,采购的产品先发到香港,再运至深圳。”苏晓锋透露。

夜晚仍在搬货的华强北 时代周报记者摄

如何突破免税限额?

据财政部、海关总署和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的单次交易限值由人民币2000元提高至5000元,年度交易限值由人民币20000元提高至26000元。该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执行。

如何突破免税额度上限,是走私链条最为关键的环节。

“走私分子把别人的身份信息搞出来,盗用他的额度。他们外挂软件,获取私人信息,一次盗取个人信息可超万条。用出国较少的人的信息比较好,他们几乎不在境外消费,很难发现额度被盗刷。一个身份额度用完后,就会被踢出名单库。”苏晓锋说。对于个人身份信息来源、外挂软件名称及软件是否为团队自己开发等细节,苏晓锋拒绝透露。

“水客”背货虽单次运量小,但操作简单,因而得到更多小型商家的“青睐”。

1月10日,一名代购林佳(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个人通关单次免税上限为5000元,代购者会将货品计算后分发,确保每名“水客”携带货品不超这一上限,以“蚂蚁搬家”形式通关。海关会对通关个人进行抽查,来往频繁的“水客”也极可能遭受处罚。

“疫情前,许多网络代购雇人到香港‘人肉’背货,每人每天报酬为200元至300元。半年内没有过港记录的‘白户’,可以获得更高报酬。”林佳说。

1月7日,在深圳从事外贸行业10年的许敏华(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个人在境外购物有免税上限,以公司名义采购不享受免税优惠。公司需获得进出口权才可在海外采购,采购后还要向海关申报采购规模和价格等信息,待获审批才可入关,但还要缴纳相应税费。

部分不法公司亦有手段以低税费通关。他们“狸猫换太子”,以税费较低的产品申报,实际则以税费较高的产品替代,或将不同税费的产品混装,达到偷税、漏税目的。“有的是混在集装箱里运过来,有的是和其他公司拼单通关。”许敏华说。

上游采购模式各异

多名华强北的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水货”通关方式不同,上游采购方式也迥异:小型商家靠代购拼单,中型商家与同行串货,大型商家则以资金优势,提前预付货款,已出现类金融做法。

代购是撑起美妆销量的主力军。

1月8日,华强北美妆店从业人士林霖(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华强北美妆市场低价优势明显,极受代购人士青睐,“香港封关后,更是如此”。代购往往组成“拼单”群,大批量前往华强北采购。这些代购在各自的客户群“开团”,一瓶300ml装的兰蔻粉水在天猫旗舰店售格为435元,拼团价可低至205元。

林霖介绍道,采购量越大,采购价越低。商贩通常大批量购买单款美妆产品,再与其他商家串货。客观上,串货也可减轻商家囤货的资金压力。

1月8日,熟知华强北美妆市场的郭嘉文(化名)表示,现在市场已经成熟,华强北走私商家已出现不少类金融手法。为获得更低的进货价,不少人会用“拼单”采购模式,成立采购基金集中到海外扫货。

“美妆产品价格浮动大,采购者会提前付款锁定价格,后续收货。因采购量大,采购基金也会一定程度影响产品的价格走势。曾经华强北打个喷嚏,全国电子市场都要感冒。现在几个大型采购基金就能影响产品价格,(市场)就是这么猛。”郭嘉文说。

“水货”亦掺杂“假货”一同流向市场。

“真货卖到一二线城市或专业美妆市场,假货卖到三四线城市或个人美妆店。”根据林霖的说法,华强北走私货品多和假货掺杂着一起售卖。

林霖算了一笔账:明通化妆品市场普通档口的入场费30万元起步,每月租金最低约为3万元/平米,10平方米的档口月租为30万元,再加上给商场的保证金、进货资金和人工成本等,一家店铺每月运转资金至少要百万元。

“如果只靠卖水货,偷税漏税的钱支撑不起这么大的资金规模。”林霖表示,华强北美妆商贩多以真假混合的方式对外卖,“有的商家同一批货里会掺杂10%的假货,也有的商家100%都是假货。”

华强北“一站式购物”宣传 时代周报记者摄

缉私进行时

历年来,监管部门始终对走私保持高压态势,多次联合集中整治规范华强北的货源,以维护市场秩序。

2013年5月,深圳海关和深圳警方成功摧毁一个特大走私知名品牌手机的“水客”网络,捣毁“水客”走私团伙16个,涉案疑犯105人,案值近10亿元。

据当时官方披露,这是深圳在2003年至2013年10年间侦破的涉案金额最大、人数最多的走私案 。主要由境外的揽货团伙、口岸“水客”通关团伙、境内收发货团伙等各层级的走私团伙构成。同年,深圳海关连续开展了9次大规模打击“水客”行动,打掉电子产品走私团伙72个,案值近30亿元。

曾经全国电子数码产品集聚地的华强北,近年逐渐向美妆产业转型。部分不法商家也开始利用跨境电商平台,走私美妆产品,以获得产品价格优势。

1月8日,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龚卓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据《通知》规定,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的境内购买方必须是个人,且不得再次销售。华强北美妆走私案中,商家进口美妆在国内销售,这种“B2B”贸易应通过“一般贸易”进口,缴纳关税及进口环节的增值税。如是高档美妆,还需缴纳消费税。

“商家将应以‘一般贸易’进口的商品,以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的名义买入,伪造个人购买信息,享受了本不能享受的优惠税率,也属伪报贸易性质走私行为。”龚卓分析指出。

据《通知》,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单次交易在人民币5000元以内,并在个人年度交易限值人民币26000元以内的,关税税率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

1月10日,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发形成的市场难免受到秩序失范、产品质量等问题侵扰。“市场从业者和监管部门应顺应变化需求,着眼行业可持续发展与行业持续繁荣,作好行业规范与秩序维护。”柏文喜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发表评论